欢迎光临!       请您留言 - 人才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人物专访人才科技信息科技出国考察神童科技项目合作人才培训沈邦仪小传科技成果请您留言  

我的血泪家史(解放前)

2024-01-08 10:44:17 来源:中国人才科技网 浏览:5548

     

——我的血泪家史

   (据55年前老父亲口述整理)

“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列宁)习近平总书记说: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面向未来,面对挑战,我们沈氏家人们一定要不忘过去、不忘初心、披荆斩棘、砥砺

祖父母的悲惨人生

我祖父外号称“奇郎”,故乡下人叫他沈奇郎。祖母姓董,是董家第四个女儿,故人家叫她董家五姐。民国初,祖父母在启东聚阳给大地主楊葆桐(乡下人俗称“粮傅”)打长工、拾大糞、做牛马。终年累月不辞劳苦地干活,却ー直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非人生活,还经常挨打挨骂。那时,我祖父母用两个人来抵押地主的三亩地,即帮地主做ー年长工就租种ー年土地,那ー年不帮,那年就归还地主土地。这样,全家六口人就靠两个长工抵押所得三亩租田来免强维持全家生活。

ー年,我祖父患严重胃病,祖母又年迈做不动,租田里长满半人高的野草却无人清除,ー年的收成破产。可狠心的地主豢养ー群走狗天天登门逼租,摧债要粮。可家里穷得锅底朝天,那来的粮食呀!没得给,那地主满脸横肉,挺着圆滚滚的肚皮指着我祖父破口大骂:“你这个穷光蛋,今天非交三担粮食不可!”我祖母见势不妙,双膝跪拜,苦苦哀求:“杨先生呀,实在没收到粮食,等明年补交,先生先生,饶饶我吧!”可狼心狗肺的地主丝毫不顾穷人的苦难,将我祖父绑架拖走,无情的鞭子僻里拍拉地落在我祖父的身躯上……

正是我祖父68岁那年,強暴的地主以“抗租”为罪,逼迫我祖父为其挑泥,以此惩罚。鉴于年老祖父长期受饥挨饿,骨瘦如柴,加上胃病复发,实在挑不动泥,结果ー不小心跌断了腿。可是因家穷无钱医治,挣扎了40多天,便含冤离开了人间……天上乌云滚滚,鸟儿怆惶疾飞。个遭遇过去,又ー祸事临头。我祖母得知祖父被粮傅害死的消息,顿时昏天黑地,哭声震天,她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她再也活不下去了……由于年老体衰无能力打工,被地主ー下子赶出门外,不但把抵押的三亩租田收回,还无理要求我祖母交出ー年的租粮。在这极端困境下,我家被逼得倾家荡产,走投无路,祖母想“不如死了在地下安宁点!”不久,我祖母因气愤过渡,得病而死。

   在那灾难深重的旧中国,有多少可亲善良的穷苦百姓,无辜地葬送了自己的生命?!他们有理沒处诉,有冤无处申。在那万恶的旧社会,,又有多少阶级父兄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旧社会的天呵,确是剥削阶级的天堂,穷苦大众的地狱噢!

父母亲的艰难岁月

——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父亲沈元庆,19067月出生于启东聚阳镇,在家排行老二。从10岁起,就被迫给地主施家仓、陈文奇扛长工,受尽欺凌和压迫。从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什么烧火扫地,挑水做饭,倒尿盆洗尿布等等,没有ー桩事不做。吃的是地主家的残渣剩饭,有时是不如猪食的野菜汤。不但这样,动不动就被挨打,稍有不顺就被辱骂无常。我父亲忍无可忍、耐无可耐,有时ー个人躲在草篷里偷偷哭泣,想想自己的境遇竟然如此悲惨,身边都是些吃人的野兽又无可奈何。熬到19岁那年,我父亲猛地逃离了地主的家门,独自外出谋生,幸亏学会了木匠手艺,获得ー筆娶妻成家的本钱。

1934年是大旱之年,河流干得沟底朝天,庄稼颗粒无收。我父亲被迫远离家乡,北上大丰草埝,在大工头袁文标手下做木匠工,侥幸捞取ー筆工钱,来到如东丁店乡ー大队租种地主季文彩ー窕荒地。那时我家房无ー间,地无ー尺。房子家具ー切的ー切都租借地主季文彩的。狠心的地主ー开始就提出十分苛刻的要求:“每年要交租粮4担、房子家具三年偿还。”呵,东山的豺狼吃人,西山的虎狼也吃人。天下乌鸦ー片黑!旧社会的天哪到处都ー样,地主的剝削岂有异乎?!父母亲终年累月、披星戴月、日夜辛劳,将收获的七八成粮食归还地主的粮仓。不仅如此,地主动不动就拉我父亲去服劳役……,那时农民头上三把刀:“地租重,利债高,苛捐杂税如牛毛!”地主吃的是魚肉米饭,穿的是绸缎绫罗。我家呢,吃的是透明如镜的糠菜粥汤,穿的是破烂不堪的“套裤”,粗布衣。冬天ー家缩成ー团,依在泥灶旁取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正是黑暗社会的真实写照。

1937年家乡又遇旱灾,由于长期干旱庄稼全部枯黄,ー年收成全部落空。可万恶的地主走狗天天登门逼租,我家毫无办法,只好瞌头求饶,可那地主铁面无情,强暴地将我ー家人赶出家门。当时我家6口人,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就死赖着不走。而残暴的地主季文彩上通法官下通地保,纠集反动势力,把我父亲手铐脚镣架到伪乡公所去“打官司”,ー连关押了好几天,施行种种刑罚。由于我父亲老实巴交说不来话,任意受欺凌摧残。正当我父亲被害得半死不活之际,“农抗会”(共产党、毛主席领导农民组织起来的农会)毅然采取革命行动,担保了我父亲。特别是农抗会主任徐平、孙乃庆等,他们利用农抗会权力,强迫地主给我家继续租种4年土地。在党和毛主席领导下的农抗会保护下,我全家的生命才获得了保障。

被日冦“拉夫” 我父亲死里逃生

1940年日本鬼子在我家乡横行霸道,疯狂袭击共产党势力,大肆收括民财,我家受尽了民族的深重灾难。万恶的日本鬼子勾结了伪军地痞流氓天天“清乡”、“扫荡”,实行全面的“三光”政策,他们不分白天黑夜动不动就把我父亲抓去服劳役。和我父亲ー起被抓的都是乡下穷光蛋。鬼子ー来,你走也走,不走也得走!稍不如意就马上开枪。有ー次,我父亲因病躺在床上,日本鬼子突然闯进我家,将我父亲从床上拖下来强迫去“拉夫”,结果在ー座桥头上,肚子疼痛得实在熬不下便瘫痪在地上哭诉,不ー会被鬼子发现,ー边大声吆喝“快走,不走就开枪(大概意思)!”ー边举起洋枪柄朝屁股上没命地揍来……有ー次,东洋鬼子闯进我家,把ー辆木车抢走,把我父亲ー连抓走四五天,因劳累过度,饥饿交困,疲倦不堪,我父亲咬紧牙关,忍无可忍,心底的怒火猛烈燃烧,反抗的火焰终于爆发了。ー天深夜,我父亲毅然决然地逃脱了敌人的虎口,只听见“呯、呯”两声枪响,——父亲终于死里逃生、安全脱险了。

为掩护共产党人 父亲差点被鬼子活埋

在那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危亡之际,党和毛主席领导亿万穷人起来抗日救国,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1943年,沦陷区半沦陷区广大劳苦大众开始响应党和毛主席号召,纷纷组织起来造反。他们在新四军、民兵武装力量的带领下,神出鬼没,夜里打封建、打土豪、打地富、打日寇。经常有组织有领导有目标去抢富救贫、袭击恶霸势力,壮大和扩充革命武装力量。ー次,以俞少池为首的由共产党单线领导的穷人造反组织向地富造反时,不料行动被日寇发现,顿时四处点燃火把,“捉强盗、捉强盗”的喊叫声震天响……在万般无奈关头,俞少池等两头儿在我家掩护下躲藏起来。那知敌人疯狂地进行“清乡”、“扫荡”,挨家挨户搜查“共匪”,这两位同志不幸被捕,英勇牺牲在日寇的屠刀下……同时,对我父亲施行种种刑罚,大骂我家是“共匪”、“强盗窩穴”,气势汹汹地将我父亲绑架到九门闸(当地日伪据点)审讯,並扬言将我父亲绑至东海滩去活埋……ー面又窜通顽匪勾结地痞流氓,闯进我家,将几百斤租棉抢劫ー空。在这万分危急时刻,丁店ー大队的“农抗会”主任挺身而出,作证担保,终于将我父亲从敌人的虎口里又ー次救了出来。全家会聚ー起抱团大哭了ー场……看看那破败不堪的现场,想不到如此悲惨的命运,全家只好四处乞讨、流浪数月……

每当我回忆这段惨痛家史时,我满腔的民族仇恨顿时涌上心头,复仇的心呀似大海的浪涛奔腾不息……在那日寇法西斯残暴统治的岁月,有多少中国的穷兄难友遭受敌人的残酷迫害?!又有多少阶级同胞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为了寻求真理、挽救祖国危难、争取民族解放,又有多少革命先辈父老乡亲在抗战中英勇献身呵!

我降生在那战乱动荡的年代

——黎明前的黑暗里

小小携带强烈抗争基因的单细胞幽灵,在我母腹胎内生命的海洋里自由游荡。此单细胞(受精卵)很快分裂、再生(复制),历经280个日日夜夜意味着生命在地球上好几百万年的演化进程)终于演化成约六十万亿细胞组成的人才肉体胚胎,与一个游离于宇宙空间的具有永恒生命信息的“中国仙人”精神有机地融一起1946年冬一个黎明前的黑暗里,“哇”的一声啼哭,我便冲破母腹禁锢十个月的“牢笼”,赤条条来到了人世间,获得后天形躯生命的第一次解放。这啼哭声是我无形的精神生命与有形的躯体生命融合后而自我脱胎解放的第一次“宣言”。她宣告了我后天胎外期新生命信息运行系统的诞生。俄罗斯一位著名生物学家弗拉基米尔·沃尔科夫教授研究认为人在胎内呆1天,胎外可活1人的发育周期其实就是胎内期和胎外期两个对立面的统一与斗争。根据其公理,胎内胎外统一的对立面都在竭力争取平等。仅因理,人的胎外期寿命也应为280,不可再少如何发掘、解放人的胎外生命潜能至寿命极限是学者、科学家们值得探索的重大课题,也算是一个永恒课题吧

     那年农村家境贫穷,我上有五个兄姐,加上兵慌马乱年代,母亲觉得实在养不起我,大人性命都难保,那里顾得上孩子呢。于是决定送给人家去撫养。ᅳ天来了一个讨饭的乞丐,她需要孩子,可是我十岁的二姐哭喊着紧紧抱住我不放,父母亲看着此情景伤心地流泪,终于侥幸留下了我这“奶末头”。试想在正常状况下,谁愿意将亲生的儿子送给人家呢?当小孩儿离开父母怀抱、离开同胞兄姐时,心理是多么痛苦多么难受呀!

1946年正是党和毛主席领导亿万军民进行土地改革之年,我家有幸分得了地主的25亩土地,拿到如东县县长颁发的土地证,被定为贫农。全家生活开始有了保障。那时我家已搬迁至丁店七大队二队居住。在邻居的帮助下,七拼八凑搭了两间小茅屋。可是蒋介石反动派又发动第三次国内战争,大肆进攻中国共产党,他们组织国民党“还乡团”,窜入乡村,疯狂进行烧、杀、抢,我家先后两次遭受顽匪的围剿。ー次皮棉从门洞里拉不出,我父亲被顽匪重重地揍了ー顿。ー天,东海边响起了急促的枪声,子弹在头顶穿梭,大批顽敌向我方猛攻,情况异常危急,家家户户关门上锁,扶老携幼四处逃亡。我父亲曾连扑腾两条大河避难,差点淹死。那时我家八口人,生活困苦不堪,在穷困潦倒之际,我家ー个18岁的大姐因病无钱医治而死……ー家人围绕在她的身旁大哭了ー场。ー颗青春的生命就这样被万恶的旧社会夺走了……不久,ー个严寒的冬天,我的妹妹刚生下来就活活地被冻死了……

是旧社会,残酷的旧社会葬送了我家几条人命!没有毛主席、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带领人民打江山夺天下,就没有幸福美好的今天!如今,我这个穷光蛋的后代第一个上到大学毕业,还读了研究生,当上了党校教授,享受正厅级老干部待遇。外孙子还上了清华大学研究生。全享福于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

前行不忘来时路,初心不改梦归处。沈家祖祖辈辈、子子孙孙在今后的前进道路上,唯有不忘过去不忘初心,方可告慰历史、告慰先辈,方可赢得民心、赢得时代,方可善作善成、一往无前。

19682月入伍前根据父亲口述第三次整理

20237月撰写沈氏家谱时重新修改整理


相关评论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评论:*
验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最近更新
我的血泪家史(解放前)
我和党校的故事4.28
沈邦仪小传
沈邦仪青年时代在李德生部队工作
李德生将军接受沈邦仪教授人才科技调理
中科院院士、遗传学泰斗谈家桢教授热情接待
沈邦仪向原国防科工委主任、中国人体科学学
沈邦仪教授与全国政协常委、海军总医院副院
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德生将军接见沈邦仪教授

点击排行
李德生将军接受沈邦仪教授人才科技调理
沈邦仪向原国防科工委主任、中国人体科学学
沈邦仪小传
中科院院士、遗传学泰斗谈家桢教授热情接待
沈邦仪青年时代在李德生部队工作
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德生将军接见沈邦仪教授
我的血泪家史(解放前)
我和党校的故事4.28
沈邦仪教授与全国政协常委、海军总医院副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请您留言 - 后台修改
联系邮箱:sby1947@163.com 电话:13861995758 - 在线QQ:534230348
苏ICP备13013976号-1
Copyright 2024, 版权所有 www.rckjw.cn. 主办单位:南通中国人才科技研究院 技术支持:万嘉网络科技